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社会新闻 >

我读《史记》??打开文化的“函谷关”_人文频道_东方

2020-05-20 16:1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07年,一档“王立群读《史记》”,让《史记》成了我小学时代的读物。然通读下来,“八书”不知所云、 “十表”一字“略”过。唯有本纪、世家、列传中的历史人物飘飘似气、栩栩如生;电脑游戏中的文明古国纵横四海,交错八方,共同构筑了我童年时代的历史世界。

也许因为游戏中的发展作战形成了我最初肤浅幼稚的历史观??征服至上,军强为王。项羽“学万人敌”、韩信“战必胜,攻必取”与最初历史观中尚征崇伐的我不谋而合。此外,司马迁注入的个人情感和倾向成了我单纯浅显对人进行好坏区分的“理由”。有如早期征伐天下时刘邦的轻文蔑儒,项羽的任人唯亲,因此,喜战恶政、爱憎分明成了初读《史记》的主旋律。

《楚汉传奇》剧照

时至高一,正直我浅显的历史观撞上了叛逆的年岁,虽好读书,然上学迟到早退、在校不守纪律成了我的“行走标签”。自然,我在班主任眼中是那种令人叹气摇头难以管教的“刺头学生”。亦因此被安排在距离老师最近却可有可无的“上座”,侧向把守着如百二秦关的三尺讲台。

常言:“中学语文有三怕,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高中课堂上,先见面的是文言文。

第一次文言课,老师选择讲《鸿门宴》。语文老师和蔼可亲,德高望重,讲课时娓娓道来、引人入胜。知者好问,上课喜欢提问是他的一大特点。

“看这句,‘沛公欲王(wàng)关中’,这里的‘王’这个字不读wáng要读第四声‘wàng’表示动化名词,表示称王。”在大家低着头做着笔记之际,老师又接着抛出问题,“文中所提到的‘关中’,这个‘关’指的哪里呢?”

《鸿门宴》的课堂于我而言是目视旧字,耳闻熟音。在教室的沉默中,一幅刘邦大军列阵城下,城楼正门上方三个篆字“函谷关”的画面从我脑中如惊雷闪过……和老师仅有讲台相隔的我望着讲台就如同当年秦末各路英雄望着函谷关的大门一般,低声弱弱地脱口说出“函谷关……”

今天的函谷关

上一篇:全力开展隐患排查 齐力建设四幼乐园 下一篇:没有了